…………………………

【狛日】剪发(新年贺文)

失踪人口诈尸,不过在下几天之后又要回美国了,所以这次并不是回归真的是抱歉。还有谁记得我啊(你走开)

对了,不能忘的是新年快乐哦!大家新的一年里要开开心心的!

——————————————————————————————

 

对于狛枝凪斗而言世界是不一样的存在,在他心里本就不应该存在疑似于个人情感之类的东西,所有的一切只能围绕着希望与绝望而展开。以他为中心所施展来的巨大的幸运与不幸也是导致他变成之后迷恋着希望的样子的罪魁祸首。

 

但长久以来,一直以来在他身边的所陪伴的另一个人却察觉到的,却并非如此。

 

像是贝类保护自己柔软的身躯而产生的坚硬的壳一样,狛枝凪斗所谓的对于希望过分扭曲而迷恋的感情也是基于对于自己身处的环境的反抗,虽然这一点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日向创把头发在身后束好把处理好的文件进行二次分类。如今距离世界回归日常已有三年之久,虽然期间仍有绝望残党时不时的捣乱但总体上也算的上是平平安安。

 

已经工作了一个晚上之后,意识开始出现疲倦的症状,于是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顺便打算伸一个懒腰,不过同居者的动作使他被迫停止了下来,桌子上是一杯散发着清香的绿茶,几片茶叶和船一样漂浮在液体上,剩下的便沉在了水底。

 

他偏过头看向站在一旁对着自己微笑的白发的人,癌症因为之前的手术已经得到了治愈,虽然想要根治明显还是需要进行静养,但是总体上比起之前从程序里醒来时苍白的脸色也算健康了不少。

 

此时对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双手捧着另一杯茶水,却没有喝,只是静静地看向自己。

 

“谢谢了,狛枝。”这么进行了道谢之后,也没有制止对方那时不时还是会冒出的有些诡异的发言。“啊啊啊,能接受到日向君的感谢,我接下来又会是怎样的不幸呢?”面对着这样的对方,日向创从抽屉里拎出剪刀,放到对方手里,也及时地制止了对方的话。

 

虽然那种话他听了那么长时间完全不会不耐烦,但还是有时会觉得不要多听比较好。

 

“日向君?”狛枝凪斗皱皱眉,向日向创投来询问的目光。

 

日向创看向狛枝凪斗当初为了迎合夏季而显得有些清爽的头发,把自己耳侧的头发卷起来。“头发有些太长了,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整理它,帮我把头发剪一下吧。”

 

坐在阳台上靠着椅背,阳光晒在人身上也会开始暖和起来。而正因为是冬日的阳光才会让人越发的想要打盹。看着日向创有些困倦的样子,狛枝凪斗摇摇头,用是义肢的左手分出一缕头发。

 

“我可是不会剪头发的啊日向君,现在这么让人烦躁的委托就是‘不幸’的内容吗?”

 

“不是平衡掉了我感谢你的‘幸运’了吗?”

 

“那么要怎么剪呢?”

“按照你希望的那样就好了。”

 

“这样做可是作弊的,日向君。”

 

“已经答应的话不能反悔的,请继续烦恼一下吧,也许能平衡掉在这之后的那个‘感谢’的‘幸运’呢。”

 

“是是……”右手到达左手测量的位置,剪刀轻轻地加下去,黑色便顺着椅背滑落到地上了。

 

这是两人之间的约定,在察觉到狛枝凪斗如此迷恋希望的原因后,日向创与他做出了约定。作为当时强大到可以无视掉狛枝凪斗幸运与不幸能力的存在,协助他去努力平衡掉自己所在的幸运与不幸。

 

当然那时候的狛枝凪斗也不是像现在这样的样子,还是会对于‘绝望’不屑一顾,还是会偶尔说出令人产生怒火的尖酸的话讽刺的话——当然现在也没有变,只不过‘犯病’的时间有大时间段减少罢了。作为协助者且当时被狛枝凪斗称为‘伪希望’的日向创调侃其为‘希望病’。

 

回忆到这里的日向创听着一声声‘咔嚓’‘咔嚓’觉得自己真是不知不觉想到了些年代久远的往事。

 

说起来,狛枝的头发也是他剪的。这么想着,思绪又慢慢地飘远了。

 

那是世界刚刚回归和平的事,原本工作进行的很顺利,世界也在浩劫中逐渐回归平静的时刻,某一天,前一秒还在和各位曾经超高校级的学生们开着不算出格的玩笑的人却猛然栽倒在地,就算再怎么不想承认日向创也不得不面对心里停跳两拍的惊慌。

 

在那之后被送到了医院后,主治医师却又因故没有及时到场,事出紧急,于是当初作为替换的,是拥有‘超高校级的医生’的才能的自己,站在主刀的位置上心底不由得平静下来看后,进行手术的自己。

 

期间因为方便手术确实是将狛枝的头发剪了不少,不过真正的剪发是在那之后的某一天。

 

正是和现在一样的休假期间,狛枝凪斗突然找来,指着自己那有些触碰到肩的白色的头发。

 

“日向君,”当初的笑容哪怕如今也无法忘怀,“能帮我把头发剪一下吗?”

 

之后也没有像手术室里那样的随意,而是不由自主的运用剪发师的才能,但无论是什么样的发型,本身就有一副好皮囊的话,怎么样都会显得很好看。之后在他问起原因的时候,对方也只是无辜的望了过来。

 

“不是日向君说的吗?”自己……有说过什么吗?

 

“我获得了重生啊,所以当然要不一样的吧?”回答的如同往常一样游刃有余,理所当然。

 

啊,没错,他想起来了确实是在手术过后狛枝凪斗醒来的时候他对其说的话,“狛枝,你现在可是重生了哦。”明明是用开玩笑的语气所叙说的啊,居然什么都记得住,这么聪明的话稍稍也是有些让他感到自我惭愧啊。

那么,狛枝开始抛下包袱的时候……是从什么时候来着?

 

“日向君,日向君?日向君!”听到欢声,日向创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对方有些无奈的表情,“原来是真的累了吗?但是要是想休息的话最好还是回屋比较好哦,我认为……啊,对了,日向君,给,镜子。”

 

明白对方用意,伸手接过之后,日向创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狛枝……”

 

“怎么了日向君?”

 

日向创向对方望去,很习以为常的用眼神表示了自己的疑问。虽然狛枝凪斗确实是不会剪发,但他相信以对方的动手能力也绝对不可能把他的头发搞得这么狼狈不堪,更何况明显一看就是故意搞成这样的!

 

“按照我希望的来,这可是日向君自己说的。”看吧还回敬的有理有据。

 

“所以说,原来你是希望我这么糟蹋着的嘛?”不要趁着我睡觉就乱搞啊你这个家伙。

 

完全不理会对方用眼神传递来的信息,狛枝凪斗继续说:“可是日向君和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确实是这样的啊。”

 

听到这句话日向创微微一愣,随后便立刻明白过来对方所意味着的‘第一次见面’是指什么——并不是在系统中的一次又一次‘初遇’,而是真正的在现实中的‘第一次见面’。

 

在唤醒对方后不顾劝阻去给予对方拥抱的自己,说不定确实是这样糟蹋模样也说不定,毕竟也是和其他人一样一起一次次的进入系统。比起第一次的‘绝望’时期相比稍稍显得长了些的头发,因为长时间的沉睡而显得混乱不堪。

 

只不过是因为在程序关闭前最后的承诺,去完成那个没有完成的拥抱的承诺而已。

 

原来狛枝还是能记得这么清楚的吗?想到这里也是突然没有了火气,伸出手去把乱成一团的黑发小心翼翼地解开,期间还是会不小心的扯到而有些发疼,而一旁的狛枝一边道着歉,一边过来帮忙。

 

“啊啊啊,狛枝你真的是……太讨厌了!”赌气一般的说出口,狛枝整理头发的手一顿,叹了口气:“还真是,何等的不幸呢,日向君。”他当然知道对方是在开玩笑,于是报复似的扯了一下打结的几根,惹得日向创一阵头皮发麻。于是便又心情好的继续把黑发整理开来。

 

本来日向创的头发就不属于那种很干的类型,因此整理也没有花费多长时间。

 

“原来你也能这么胡闹吗?狛枝。”听着对方有些幽怨的询问,狛枝凪斗耸耸肩“嗯……托日向君的福咯。”没有细想对方的话隐藏着什么意思,风吹到脖颈上显得凉凉的。“有些凉了,回屋吧?”当然对方也没有否定就是了。

 

原来在自己回忆过去的时候,狛枝也在回忆过去吗?回忆到了什么呢?是怎么样的回忆的呢?

 

这么说来,确实也是呢……他们两个之间,确实是有很多的回忆值得好好地去回忆一番吧,不好的也罢,美好的也罢,在两个人的内心中想必也全部都是重要的存在吧。

 

对于两人来讲,彼此之间的关系是没有单纯的友情那么清澈的,然而爱情也明显并不能解释在于他们两个之间的这份情感。

 

互相之间所拥有的关系,是最简单也最复杂的,谁也无法说清,剪不断理还乱的,深沉却又无法让人忘怀的,无法忽视,无法舍弃的永远的羁绊吧。

 

站起身整理了一下长时间久坐而显出褶皱的衣裤,而狛枝先一步走进屋里,看对方有些泛红的耳朵恐怕也是有些受冻了。

 

将地上的头发打扫干净之后,却在做最后的整理之前就被狛枝凪斗拉进了屋内,“如果日向君感冒的话,我可是会很头疼的。”佯作轻浮的这么说道,将热水递了过来,不得不说剪完头发之后真是减少了很多的负担。

 

看着手里的温热,对于狛枝凪斗接下来的唠叨采用了左耳进右耳出的对待方式。

 

他想起来了,梦结束之前的疑问,狛枝抛下包袱的时刻,确确实实的就深深地印在脑海里面。当自己好不容易才说出口一句话的时候。

 

“不要去迷恋希望啊……”

 

“因为,你根本就是‘希望’啊!”

 

回忆到此结束,轻笑一声,打断了狛枝的话后,又继续起了平日里工作的日常。

 

心底开始表现出了名为欣喜的感觉也许也是真的吧?

 

是不是该感谢你出现在我的人生当中,我的‘希望’。

————————————————————————————

大概就是世界混乱之后的情景,两个人都已经长大了,成年之后的样子。原本是个虐结尾来着,后来想想贺文写个毛的虐结尾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4)
热度(48)

© The only s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