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狛日】No game,no life5

PS:原本写的是自白系列,结果被我一不小心删了。。。QAQ,今天上午补吧。先写会这个。

神座模式出没注意!!!!!!



【狛日】No game,no life5。stranting....


“最。。。重要的人吗?”罪木蜜柑一时间有些愣然,“那真的是必须要见到呢,但是。。。”


女孩低下头,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这令日向创稍微有些奇怪。


“怎么了吗?”


“极西到极东,中间一共间隔八个种族,虽然并不是天翼种那种非常强大的存在,但是,他们都自认为了不起呢。”


“一般来说,是不允许任何人从那里通过的,”罪木蜜柑这么说着,懊恼的抓着自己黑色的头发,“连这点小忙都帮不上日向君啊,我真是太无用了!”


“。。。。。。。。。”叹了口气后,用一贯的方法反论了罪木的观点。


“那么,有什么可以去那边的方法吗?”


“有是有,只不过。。。”罪木有些犹豫的对着手指,似乎在思考着要不要说出来。


“什么?”


“要过去的话,有两种方法,一个是坐船,但是海域里有大量残暴的海栖种,他们与正常的海栖种不同,只会攻击,而且攻击的理念相当高超。除了上六位的种族,没有人敢从哪里过去。”


“另一种方法就是陆路了,但是由于对各国的阻拦,所以没有下位种能突破。”


“那如果要突破要怎么做?”


罪木蜜柑有些惊惧地望向日向创,“日向君,是真的要去吗?”


“。。。恩。”


女孩叹了口气,似乎是在叹息日向创的执拗。


“如果是那样,那么我也没有权利去阻止了,日向君请听好。。。”她的表情第一次变得这样严肃。


“从他们的国家通过的条件只有一个,那便是攻陷他们的领土,能够自由穿梭他人领土的,只有上位6种族而已。”


“我并不知道日向君你算是哪一种族,但是,以你的话来看,应该是‘人类种’。”


“但是,我总觉得,有种违和感,但是又说不上在哪里。”


罪木蜜柑满含歉意的低着头,抓了抓自己末端有些尖尖的耳朵。“我。。。对不起。”


日向创没有说话,只是将手放在罪木头上摸了摸。“唔诶诶!日向君!?”


“罪木已经做得很不错了,让我知道了很多东西了。”日向创这样笑着,但却在思考其他东西。从九条盟约来看,要攻陷一方国家,也是要付出同等代价的。但是,那个代价,自己真的有吗?


“罪木,攻陷对方国家的话,要用什么来抵。”


“啊?唔。。。与其对等的条件,也就是自己的国家。所以我才说,要去极东的话,根本就不可能。”那原本还有些兴奋的眸子再次暗了下去。


“。。。也就是说,在攻陷其他国家之前,要先成为一国之君吗?”


“是的,这是最基本的。”罪木有些沮丧,声音也没了那样的活力。


“。。。。。。”日向创陷入沉思,从方才看完的书里他也得知,只有各自种族的人才能成为各自种族的王,所以。。。但是,罪木说的‘大概是人类种’是怎么回事?


“也就是说,我要先成为,卢瓦尔的王吗?要怎么办?”


“我前几天听说,卢瓦尔在进行下任王的评比。要让‘世界的第一赌徒’成为王呢。”


“世界的第一赌徒?!”稍稍对这一称呼感到吃惊,“那么,参加评比的条件是什么?”


“只要是人类种就可以!”罪木蜜柑继续解说,没有一点的不耐烦,反而相当兴奋。


“。。。那么,我也可以参加了?”


“。。。。应该,可以的吧?”罪木有些迟疑,她总觉得‘日向创是人类种’这件事有些违和,可又一点也说不上是哪里不对,所以只能这样噎在心里。


“那么,去看看吧。”“嗯,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罪木看起来似乎有些担忧。


“啊,不,那样太麻烦你了。不过,如果我真的成为了王的话,需要你为我带路喽。”罪木的小脸一下子变的通红,笑得很开心,一直嘟囔着什么我也有被依靠之类的话。


“那,日向君打算什么时候去?”“就现在吧。”


“现在?!不,不行,伤口还,额?”话还未说全,却看见日向创打开领子上的纽扣,原本因为重击而差点碎裂的骨头的已经破烂不堪的皮肉已经完全长好,这种认知再次让罪木觉的恐惧。


一天的时间,恢复的完好无损,这根本就是可以攀比第四位的龙精种的回复力。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罪木有些释然。


‘也许日向君,和我一样呢,是。。。’


少女的呢喃自语,自然是没有被日向创听到。


——————————————————————————————————————

“是朝那边走吗?”日向创拿着罪木蜜柑给的地图,有些疑惑的看着上面的地点。


“要是狛枝在的话就好了呢,他的话应该对这种东西很容易理解的。”


一直在自言自语的时候,却也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了。


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有些春天一样的感觉,但是却有些热。这大概也是美好精致的唯一缺陷了吧。不过好在是管罪木要了一套这个世界里的衣服,不然天天穿个西装他也受不了。


用从罪木哪里顺来的皮套把头发扎起来,日向创开始研究手里的地图。


“。。。对了,‘我’的话应该就能办得到吧。不过。。。”


日向创灵光一闪之后又有些犹豫。以前的另一个他已经是不存在的了。但是如果运用‘欺诈师’的话,以假乱真倒不是什么难事。


真正的欺诈师,是无论他人还是自己都能骗了的强大才能者。欺诈而假扮他人的同时,也在警戒着自己,全身心的投入。


甚至有些人,在看到真正的本尊后会产生‘对方才是冒牌’这样的假象。因为,他们已经与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完全同化了。


这听起来像是演员,但又和演员不同。欺诈师在某种方面,也是一种欺诈自己的职业,而演员不会把自己定义为其他人。


而曾经有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日向创在逃避现实的时候自我欺诈为了另一个人,最后则完全认为自己就是那样的存在了。


欺诈的身份与自我的身份进行了完全混淆。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日向创是不会用欺诈师的才能的,但是。。。


作为这种勇气催化剂的‘思念’却在不断地膨胀,产生高压令他自己也不由自主的想要这么做。


“如果我下次再变成这样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啊?那当然是。。。不过,日向君是不会再变成这样的,因为我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呢。啊啊~像我这样的臭虫说出这样的话还真是自不量力呢。。。”

“那就闭嘴。”“w(゚Д゚)w”


“噗。”回想起过往,还真是感到一阵好笑,不过正因为要找到那样的温存,所以才要。。。。


赤红的眸子变得像死了一样毫无情绪,就像一台机器一样,不会犯错,也不会做多余的事。


而在这种气场下,周围的空气也仿佛变的凝固起来。


“无聊。”这样说着,扫了一眼画得极为复杂的地图,便直接将其塞进包里,凭着记忆向某处一直走去。



——————————————————————————————————

PS:呜啊,写的好少TUT,先将就着看吧,请原谅。


另外,野草大大生日快乐!(你他妈的也祝贺的太晚了吧!)

评论(8)
热度(18)

© The only s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