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狛日】no game,no life 4

PS:一睡下就睡过头了完全起不来,实在对不起QAQ,我会努力更新的。

以及,各位都有出去玩一玩吗?我整个十一都宅在家里了呢~



那么,stranting。。。


“唉,拜,拜托我吗?”


女孩微微一惊,看向日向创,有道:“唔。。。我很没用的。不过,会尽力的!”罪木蜜柑的眼睛里闪闪发光,似乎有些跃跃欲试。


日向创微微笑了笑,道:“在那之前,我还是先向你讲讲我的事吧。”


——————————————————————————————————


“啊诶诶诶诶!日,日向君是,外世界的人吗?”


罪木蜜柑吃惊地瞪大眼睛,然后拼命的摇起了头:“不对劲不对劲,就算是‘幻想种也没法做到这种地步的。神灵种的话,唔。。。”


日向创略显迷茫的听着罪木蜜柑嘟囔出一大堆自己听不懂的新名词。


“唔唔唔,抱歉日向君,我不该怀疑你的,啊我这就下跪!”


“好了啦,没关系的。”日向创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这个一直在道歉的女孩。“你刚刚说的那些,唔。。。能和我说明一下吗?幻想种之类的。”


“啊!抱歉,我,我忘记了。呜呜,对不起。”这么说着,眼泪却又夺眶而出。


“好啦,没事的。”


费了好大劲才平复了情绪的罪木蜜柑如此说道:“唔,我想一想啊。”


“按照九条盟约,有知性种族共有十六个,这些被我们总称为‘十六种族(exceed)’。”


日向创微微皱了下眉,接着道:“九条盟约?那是什么?”


“恩,是很基础的世界九则,

【一】在这个世界,禁止一切杀伤、战争、掠夺行为。
【二】纷争全部通过游戏的胜负来解决。
【三】游戏以双方各自判断对等的赌注来进行
【四】只要不违反“第三条”,进行游戏的内容和赌注一概不予追究。
【五】接受挑战的一方对游戏的内容有决定权。
【六】“以盟约为誓”的赌注要绝对履行。
【七】对于集团之间的争端,由双方的全权代理人来进行。
【八】游戏中一旦发现作弊,视作败北。
【九】以神之名规定以上为绝对不变的规则。

这都是有这个世界的管理者,‘唯一的神’决定的。”


“。。。”日向创微微低下头沉思了一阵,在心底默默的消化着刚刚得知的种种讯息。“请继续说吧。”


“啊,诶,好的。”罪木蜜柑点了点头,理了理思路,似乎是想用最简捷的方法向日向创介绍这个世界。


“十六种族,有,被唯一神打败的第一种族神灵种(old Deus)。二位幻想种(fantasma),三位精灵种(elemental),七位森精种(elf),第十四位‘兽人种(warbeast)’,十五位‘海栖种(serien)之类的。”


“唔,一位二位各指什么呢?”日向创从床头的桌子上拿过笔纸,在纸张上圈圈划划着。


“是位阶序列,根据魔法能力高低排的。”罪木这样低着自己的头说道。


“人类种了?排名第几?”


“人类种?第十六位哦。因为魔法天赋为零。”她揪了揪自己的衣角,“精灵回廊的线没有连在人类种身上,所以。。。岂止不会用,被暗算了也不知道吧?”


“。。。。”日向创接过罪木蜜柑递过来的热茶,捧在手心里搓了搓,茶香刺激着困倦的神经和大脑,强迫其进行清醒的运转。


“罪木呢,是哪一种族?”茶呼出的白雾铺在眼皮上,滚热感再一次迫使大脑清醒。“我吗?我是第七位的森精种哦。”


“恩?很厉害嘛。”


“。。。”可是被夸奖的罪木却并没有露出喜悦的表情,只是沉默着望着自己手里的茶杯。“我虽然是森精种,可是不太一样。。。”


日向创没有再问,他清楚地知道再问下去大概就会触及到对方的隐私了,于是抿了一口茶。


“我和其他人不一样,大家,都可以很好的使用各种魔法,可我除了’治疗’之外什么都不懂。明明身为被称为‘魔法代名词’的‘森精种’的我,却只能做出治疗这种事情。。。”


罪木蜜柑开始了自我嫌弃的疯狂论述,于是日向创只好一下子使用了反论技能,好在对方终于回复正常了。


“治疗术没什么不好的啊。罪木不是就是靠这个救了我吗?”


女孩的脸上染起一片绯红,支支吾吾的独自呢喃着。


“罪木,有什么书吗,关于这个世界的。”


“有是有,不过,运用的是森精灵语。”罪木蜜柑从身后的书架上取出一本非常厚的书,封面的文字像是画一样整齐美丽,但整齐的排列在一起,开起来似乎是一种文字。


“唔,日向君,需要我念给你听吗?”


“啊?那样太麻烦你了吧。我自己可以的。”这样对着罪木蜜柑微笑着,接过了对方手里的书。


罪木蜜柑在日向创研究文字的空档看了一眼木制墙壁上的挂钟,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日向创从书本中移开了目光,望向罪木。“怎么了嘛?脸色很难看。”


“不,什么都没有。那个,日向君我有点事想回去一趟。”

“嗯。”


得到了这样敷衍的回答,少女便赶紧冲出了屋子,小跑着跑回了都城。而日向创则完全钻进了那本书里。


“恩。。。这样吗?”


对于现在的日向创来说,文字解析其实并不难。但其实说实话,那并不喜欢干这种事。


就连玩游戏,在别人眼中似乎是生动画面的东西,但换在他眼里却只有那么一堆用来编写程序的乱码。当初的另一个‘日向创’应该也是因为这个才觉得无聊的。


“龙精种。。。巨人种。。。天翼种。。。”


嘴里说出了一个个因为刚刚学习而浮现出来的名词,语言的解读还在继续。


就这样不吃不喝进行了相当长的时间,大概能有5个小时,直到罪木回来才停止。


“。。。你怎么搞的?”


日向创慌张的跑过去,而此时的罪木蜜柑,正带着一身的新伤痕。


“日向君。。没关系的啦。像我这样的废物,能做这些事很开心!”


看着这样说话的罪木,日向创有些鼻子发酸。“好啦,别逞强了,在床上坐一会吧。”


“唉?可是我。。。日向君才是受伤的那个人啊。”


“不用担心我,坐下吧。”


罪木蜜柑有些面带忐忑的坐在床沿,然后在看到日向创已经没了伤口的另一只手不由得吃惊的张大了嘴。“那个,日向君?”


“恩?”


“你的伤口。。。”


“。。。。”


“对,对不起,我,我不该问这么多的!”再看见日向创那一瞬间变得十分微妙的表情后罪木蜜柑显得有些欲哭无泪了。


“罪木。”“是!”“你知道怎么去‘嘉尔泰’吗?”“啊咧?”


由于问题的跳跃性太大,一时间哪怕是罪木也有些没反应过来。


“日向君,我们现在正在极西的人类种国家‘卢瓦尔’啊,为什么要去极东的‘嘉尔泰’啊?”


日向创叹了口气,他总不能说自己动用了预言师的才能预测到狛枝凪斗会在那边降落吧?


“我要,去找一个人。”


“嘉尔泰。。。那边有何日向君一样来自异世界的人吗?”


“恩,是的。”这么说着,回想起狛枝那有些清晰的身影。


“是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忘却的,最重要的人啊。”



——————————————TBC————————————————————————


晚了这么久太抱歉了,我去切腹~!以及狛枝戏份是不是太少了?(你还知道啊

评论(10)
热度(17)

© The only s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