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狛日】NO game,no life 3

PS:被吐槽了日向君的棋子数量QAQ,这一章会进行解释的,以及超高校级的各位的身份问题,果然超纠结了QAQ。

除了苗木君和盾姐的,其他人要安排在什么位置上呢。。。请各位给点意见吧。目前初代三人组,七海桑罪木桑以及千寻的确认下来了,其他人。。请允许我做个悲伤的表情。

小天现在急需建议啊!哭。

 

嘛,反正离其他人的出场还要一阵,就像这样吧,可以吗?

 

那么,NO game,no life......stranting...

 

CHapter 2 我所要做的事情,除了要找到你之外别无其他

 

在降落到地面的那一瞬间,日向创唯一的感觉就只有疼。所有的骨头好像都碎成了渣一样扎在肌肉里,稍微把头一偏转便是仿佛能让人晕眩的疼痛感。

 

他很想说话,无奈现在他连那点力气也没有了。眼皮很重,最后他终于抵不过那疯狂的倦意昏睡过去。

 

“日向君,日向君。。。”

 

只是仿佛一直回响在自己耳边的狛枝凪斗的呼唤让他即使明知‘这样躺在丛林会被野兽用来果腹也说不定’却还是感到无比安心。

 

人类,如果依靠某种东西依赖惯了,会产生幻觉也说不定。

 

“狛枝。。。”

 

这样呢喃的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木制小屋里的床上,旁边的火炉有时还刺啦刺啦的向外蹦着火星。

 

“唔。。。唉!你醒了啊?!”

 

有着一头乱糟糟黑色头发的女孩趴在自己床边,发觉到自己醒来,露出惊喜的表情。

 

“太。。太好了呢。我还担心要是再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呢。呜啊,擅自说出话来了。。对,对不起。”

 

女孩自顾自的哭了起来,让日向创有些不知所措。

 

“唉,不,没什么。你不必道歉的。”这般说着,想要抬起手,手臂处却传来撕裂似的痛苦

 

低头去看手臂,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从似乎像是腐烂的外层肌肉处还能看见平时隐藏起来的白骨。外手臂也只是被绷带勉强地抱了一下,一细看还能看见,像是断掉了一样的神经。


这很不正常,从脑中获取的医学常识告诉自己,正常人要是受了这样的伤绝对会直接陷入昏死的。


难不成,自己还被给予了‘超高校级的忍耐力’?这样默默地想着,没注意到一旁的女孩变的惊恐的脸。


“唔啊啊啊,请,请不要乱动啊,不然又会裂开的!”


她这么说着,把自己的手附着在日向创的手臂上,手心处隐隐出现蓝色的光芒。紧接着,便是手臂上传来的诡异的酥麻感。


原本断开的烂肉以惊人的速度愈合在一起,手臂再次呈现出原本的白雉。


“。。。。”


这原本应该是魔幻小说里才会出现的套路,却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呢。不过,这个世界也说不定就是‘另一个’呢。


“世界有很多个,每个世界上都有或多或少的人。但无论在哪个世界,相同的灵魂是会做出同一件事的。”


“这就是,‘灵魂的联系’吧。。。”


曾几何时,不知道是在哪里,不知道是从谁口中听来的话,由于‘超高校级的记忆大师’的才能再次回想起来。一时间脑袋变得有些晕眩了。


“。。。请问,好些了吗?”


黑发的少女这么说着,用担忧的眼神望向自己。


“额?恩,没关系。谢谢你了。”这么说着,唇角自然而然的勾起,露出了很久都没有出现在自己脸上的微笑。温暖的,却又不灼人的微笑。


淡淡的,令人心暖又心乱的微笑,哪怕是在面临着当初死亡的威胁的‘那个事件’时候,也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少女的脸一下子变得红通通的,她不知所措的摆摆手,又把两个食指对在一起。


“哎嘿,嘿嘿嘿嘿嘿,受到感谢了,第一次受到感谢了!”


听到这话,日向创先时微微一惊,然后再次看向坐在床边板凳上的女孩。


女孩长得很精致,脸上的表情也给人一种乖乖的感觉,只不过女孩的手臂和右腿上都被一圈圈的缠着绷带。


最主要的是,日向创从女孩躲闪的黑眸中发现与以前的自己一样的情绪。


那是疯狂的绝望以及不解,以及。。。对于自我存在的极度厌弃。


想到这里,日向创伸手拉住了女孩挥动着的右手。看着对方有些错愣以及疑惑的样子。


‘还真是和以前的我一个样子呢。。。’


这么想着,一直保有着名为‘坚定’的眼神软了下来,他笑着望向这个救了自己的女孩。


“说起来我们还没自我介绍吧?我叫日向创,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的眼神一下子湿润,仿佛像是要哭出来一样,抿着下嘴唇,压下自己那懦弱的行为。


“。。。”日向创没有说话,他只是在等耐心的等。


“我,我叫罪木蜜柑。”罪木的声音中带着些哭腔,但还是笑着回答了。


“罪木是吗?以后请多指教。”


“是。。。是!请多多指教。”女孩露出了自出生以来,鲜少出现的真实笑意。


都说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可其实在大多出情况下这都是不对的,比如,两个有着相同经历的人,是非常容易互相依靠与依赖的。


身上突然感觉很冷,日向创用胳膊环住自己,微微低下了头。


“狛枝。。。”


这时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轻轻的呢喃,小屋里寂静了很多,火炉里的火苗熄灭了。


在屋内回响的,只有名为罪木蜜柑的少女轻轻的抽泣声。


困倦感又再一次袭上心头,而向来不想抵抗的日向创又再次合上了眼帘。


“唔诶诶!日向君?日向君!”


‘好啦,让我稍微休息一下好吗?真的,太累了啊。’


脑海浮现出一张张影像,串联成一幅电影样的荧屏。而活动的荧屏中的角色却只有一成不变的一个人。


“狛枝。。。”


日向创其实是很讨厌这种依赖感的,可是自从‘那件事’之后,被狛枝唤醒之后,就再也离不开对方了,两个人就像是来到了母亲的子宫里一样,互相依偎在一起,向外宣示着,其实也不过是想要守护好自己那为数不多的小世界而已。


人人心里都有的堡垒,那是谁也无法踏入一步的禁地,存放着每个人心底最小的私心。


但是这个‘人人’不包括日向创,他根本备有可以保留自己的地方,因此,他成为了狛枝凪斗的’堡垒‘。


‘呐,日向君,约定吧。’

‘嗯。’

‘我们绝不会互相离开对方,决算是离开,也绝对会寻找到’。


十指相扣的温存仍然回荡在心房之中。


“你会来找我的吧,因为约定好了啊。我也回去找你的。”日向创低下头,在梦境中自言自语。


“阿列?”


荧屏上的景象变成了他从未见过的风景。从高空坠落而下,能够俯视整个世界的,视角。仿佛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一样。


“这是,狛枝?!!”


猛地惊醒,看见床边一脸焦急的罪木蜜柑。


“太好,日向君你没事吧?”“额?恩。”这么说着,右手抵在了额头前,看着一旁手忙脚乱的罪木,突然说道。


“罪木,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TBC——————————————————

噗呼呼呼,先更这些吧,今天相当开心呢!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鞠躬)

以及,节日快乐哦 各位!

评论(8)
热度(15)

© The only s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