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白系列」(第三弹)日向创的自白3

PS:...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打了三个小时的文就这么没了啊?!三个小时啊!死手机我和你没完!算了,我还是再写一遍吧。 
求安慰啊亲们QAQ,月白我要摸头! @
 
 
那么,日向创的自白,starting... 
 
看着对面的人冷汗直冒的脸,无奈地谈了口气。 
 
"咔嗒..."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连手上的国际象棋棋子也拿不住了吗? 
 
我把'皇后'向前又推了一格,他最后的进攻方法便脆弱的倒在地上。 
 
"将军。" 
 
我这样说着,他的脸紧接着也变得惨白。 
 
还真是无聊至极... 
 
我这样想着,走回了自己的住所。 
 
这个世界,所有的人,所有的事物,全都好无聊。 
 
无聊无聊无聊无聊,一点兴趣也没有啊。 
 
、、、、、、、、、、、、、、、、、、、、、 
 
手中的记事本,在我手上被翻阅的唏哩哗啦。 
 
原本即使是被才能眷顾的我,想要得到这种早应该被销毁的'日向创'的'遗物'也是很困难的。 
 
但很好的研究员一般都不怎么会收拾东西吧。 
 
不过应该反省的应该是我才对,把才能运用在了这种单纯的偷盗行为上。 
 
但在猜到研究室里与灰尘融为一体的皮包的主人可能是谁后,就停不下来了。 
 
从封面和纸张的崭新可以看出,日记的主人只写了相当短的一段时间。 
 
前半部分记了些琐碎的小事,而后半部分,则全都是围绕这一个叫做'狛枝'的人进行的。 
 
而至于'我'对于'狛枝'所抱有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我依旧感到困惑。 
 
按照百科书上来说,喜欢一词,一方面有喜爱的意思,另一方面也有愉快、高兴的意思。 
 
而'我'所抱有的感情,应该属于前者。 
 
可是'喜爱'又是什么?哪怕是我运用了所有的才能也无法得知。 
 
百科书上仅有一些空虚的词语,而那到底是种怎样的感觉我也无从得知。 
 
因为我对人类,对自己的感情都还无法正确地理解。 
 
只是,我真的很想知道... 
 
'我'所拥有的,我所没有的,'感情'到底是什么东西? 
 
、、、、、、、、、、、、、、、、、、、、、、 
 
按理说我应该是在住所好好呆着的,可是太无聊了。 
 
而那些人,我还真是高看他们了。 
 
"呜噗噗噗噗...又见面了神座酱~" 
 
她发出扭曲的笑意,哼着诡异的曲子,来到我旁边。 
 
"..." 
 
"呜噗噗噗...连理都不理吗?还真是绝望啊~口水啊,流下来啦,停不下来啦~呜噗..." 
 
她还是以那种无聊的姿态站在那里,眼里浮现出一丝玩味。 
 
"哼~给你带了好东西,好真是累啊,脑袋上都长出蘑菇来了。做为谢礼也太重啦。" 
 
"不过呢,因为是神座酱,人家就稍微还点利息好了啊~" 
 
她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物件,是一个手机,带按键的那种。 
 
"是日向前辈的哦~废了好大劲才得到的。" 
 
"给我心怀感激地收下!" 
 
"呜噗噗...忘记了,神座酱不知道'感激'是什么呢?绝望啊哈哈。" 
 
她就这样看似潇洒地转身,哼这小曲,一蹦一跳的走了。 
 
"无聊..." 
 
、、、、、、、、、、、、、、、、、、、、、、 
 
手指在按键上敲打着,我看着'日向创手机里的各类文件,大多数都是学习材料什么的。 
 
我不会去怀疑那个江之岛会给我假的东西。 
 
一是因为他估计也暂时并不想那么做,二是我估计除了'我'以外应该是没人用'草饼'当主题的。 
 
"...!" 
 
在这众多的文件夹之中,只有一个例外,因为它有密码。 
 
从密码的输错次数上来看,她应该是试着去解开这个密码的。不过失败了吧。 
 
****0428
 
不知为什么,下意识就打上了这八个数字,而它所代表的含义也无从知晓,但也许是对于'我'来讲是很重要的吧。 
 
文件夹里只有一个文件,它孤零零的独占在这里,而我在看到他的时候大脑陷入一片空白。 
 
'神座出流样'。 
 
那是一封,'我'写给我的信。'我'会对我说些什么呢?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打开这封信的,只不过回过神来面前已经出现了满是文字的屏幕。 
 
未来的'我': 
 
 这么叫自己,还真是有些无奈呢。 
 
 可以把你叫做神座吗?我想那样稍微会令自己好受一点。 
 
 给你写的这封信,大概算是'遗书'一样的东西吧? 
 
 我已经不能在保持理智多久了,在那之后,便要由你代替我生存下去了吧? 
 
 在刚刚认知道自己会有一天不复存在的时候,不害怕是假的,但我很快就释然了。 
 
 反正我这样的人存在与否都是无作为的吧? 
 
 比起我,充满才能的你才会更令大家喜爱吧。 
 
 就算我不在了,可能...除了罪木之外也没人会伤心吧? 
 
 反正我早晚会被忘了的,没人会记得我,也不可能有。 
 
 有些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恶心。为什么我这种人,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这种平凡地像是蝼蚁般的我,明明就应该永远一仰视别人过活吧? 
 
 也难怪他会厌恶我呢... 
 
 呐,神座你知道吗?我已经放弃了啊。 
 
 该扔掉的,不该扔掉的,我全都扔掉了。 
 
 毕竟,我是本来就不用该有这些东西的吧? 
 
 我是被...世界抛弃了啊! 
 
 这种感觉,难受的令人窒息,可我却只能瘪起来。 
 
 我不可能把一切的烦恼都推给罪木啊!她承受不了,因为他自己就已经承受了太多了。 
 
 然后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压在我的双肩上让我站不起来。 
 
 我以为我自己能担得下,可现在一看,我是太高看自己了吧? 
 
 这样把这种东西全都吐给你也做不出来啊。所以我打算把他们都扔掉。 
 
 好的也好,坏的也好,全都消失掉就好了。 
 
 我累了呢,实在不想在担下去了。 
 
 可是神座,我还是那样自大啊。有一样东西,我想扔掉的,可是我发现,我做不到。 
 
 我舍不得,真的舍不得。 
 
 所以神座,替我把它还回去吧。这算是我的,'遗愿'啊。 
 
 这虽然是很任性的请求,但果然,这是我所拥有的唯一一样好的东西吧? 
 
 让我走的轻松点好吗? 
 
 至于那个东西是什么,如果是神座的话应该猜得到。 
 
 最后,永别了,神座。 
 
 
日向创 
xxxx年xx月xx日 
 
我看着日期,那时我有意识的前一天,这么强的感知力,'我'真的是毫无才能之人吗? 
 
我只感觉心脏发疼,但'我'要归还的东西是什么?又要还给谁呢? 
 
如果是'我'的要求的话,那么,就只有尽力去做了吧。 
 
 
 
TBC
 
拆成四段写吧,原本打了三个小时能完结的。可是...卧槽心滴血了啊。 
QAQ,(没有因为这个原因写虐,才没有!

评论(19)
热度(27)

© The only s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