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架空)平行世界的你和我

PS:吃曲奇时想的脑洞,果然我的脑动还是太小了吗? 
自白系列...总觉得神座视角有些太黑暗了所以我就没发Part3。 
狛枝视角,后面虐他虐地有点少,我去加点料~(你够了! 
以及,这篇文,小天我的脑洞一点都不大,写出来的东西又多平凡你们可想而知。 
另外小天的思想还是很积极的,文中的盾姐只是中二,很在意松田君所以...其实只是我写不出来盾姐的疯态。 
一代三人组会来客串的,不过苗木似乎写得有点稳重了,呜,时刻都在进行学籍裁判的那种感觉。 
微十苗,不喜勿入,以及少量OOC肯定有,我不认为我能抓住人物性格。 
比起原著,众人都会偏向于普通人一点。除了由于某原因比原著还自卑的创妹...(你够了!) 
原因是,想让烦枝去哄一哄啊。 
啃着樱饼,嚼嚼嚼。 
比起草饼嘛,喜欢樱饼!我要把樱饼全吃光这样就可以把剩下的草饼给日向君了呢~ 
呜,说实话更喜欢和果子。还有奶方! 
 
 
Chapter00 世界观 
 
世界是虚无缥缈的,空气中存在着无情无尽的'质'。 
而能将这些'质'合理运用的,被人们称为'贤者'。 
每个'贤者'都有他最善长使用的'质'。 
而能够把'质'不仅仅用在生活中的人们,则被称为'无境'。 
这些都是,有着超乎常人才能的人。全部都在国中毕业后,被收录进了'希望之峰'的公司。 
里面所工作的人,那便是世界瞩目的人才。 
不过在'无境'之上,还有一头衔、那便是被'质'所眷顾的'魔物'。 
可惜的是,从来没有人能胜任这一称呼。 
而在人类中间,其实只有半成的普通人存在,那才是任人宰割的群体。不被社会所关注,甚至遭到厌恶的人们... 
 
 
chapter 01你和'你' 
 
狛枝凪斗在收到来自于罪木蜜柑的'日向创的死亡信息'时,感觉脑子一片空白。 
 
他觉得世界在和他开玩笑。 
 
他和日向创是同一个研究所的同事,但仅有他们所亲近的那么几个人知道,两个人之间的恋人关系。 
 
在日向创死亡前两个月,他们还打算在这个课题完成后就跑到欧洲随便哪个地方把证办了的。 
 
顺便再去地中海那边度个蜜月。 
 
原本想着这些,就会很开心,可是现实却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早知道一个月前他就不该出那次差,如果拒绝了,也许现在的结局就会不一样。 
 
日向创死了,死因是研究所的毒气泄漏。 
 
代替自己的那个冒失的小姑娘在取完气体后没把阀关严。而当初又是加班时间,这个研究所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个小小的失误却在不知不觉中要了两人的命。 
 
女孩也死了,狛枝连发泄愤怒的对象也没了。 
 
这一切来得太快连反映的数间都没给他。 
 
他感觉自己已后就会这样昏昏噩噩,失神落魄的活下去。 
 
好在左右田和一打在她脸上的那一拳。 
 
"日向可是因为你死的!给老子活得开心点啊混蛋!" 
 
对方不是会安慰人的那种,可狛枝知道这样不是办法。 
 
该活得开心点,起码日向会觉得安心。 
 
"你长得还真相八点档言情剧里的男主角!" 
 
想当初日向创这样吐着自己的槽,他也只是笑着回应,但现在一看对方似乎可以从吐槽转入真相了。 
 
代价是他的命。 
 
守灵的第三天,狛枝依然跑到灵堂拉小提琴,有人抱怨过,可是他没听。 
 
无论他拉的有多难听,日向创总是那唯一一个观众,微笑地看着他。 
 
他把琴放在一边,就这么一直盯着恋人的灵牌。三天了,他也平静下来了。 
 
悲伤之心还是有的,只是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了。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等他在睁眼的瞬间,便愣住了。 
 
"狛枝?你可终于醒了,喊了你半天。你怎么戴着眼镜啊?!" 
 
对方是应该在几天前就死了的日向创。 
 
"日向...君?" 
 
他这样问的,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的声音简直颤地蠢死了! 
 
"...你怎么,突然愿意叫我名字了?" 
 
狛枝凪斗突然发现,其实还是有不同的,眼前的人与自己已死去的恋人。 
 
这个'日向'的眼里,是仿佛放弃了一切的死寂。 
 
"好了,我不问了,快走吧,上学要迟到了。也是呢,本科生好像不去上学也没问题..." 
 
上学?狛枝在听到这个词后表情很微妙。 
 
他和日向创是大学同学,而且还是同一宿舍。可是由于是校内宿舍,完全没有一起上学一起回家的那种感觉。 
 
想到这他也不想太管着莫名其妙的情况了,和'日向创'一起上学这种事,他可从来没体验过。 
 
不过似乎泡汤了,因为在日向走着的时候,旁边的门突然开了。 
 
里面出来的是,穿着一身黑白相间校服的狛枝。 
 
"哎~一大早上就遇见预备学科?真是不幸。" 
 
他这么说着,瞥了一眼有些错楞地看着他的日向创。 
 
不过他似乎是看不见'研究员•狛枝'的。 
 
"狛枝?你不是刚刚才?" 
 
这么想着,日向创回过头,看见自己身后带着眼镜的狛枝。 
 
"预备学科在说什么?" 
 
狛枝凪斗听着另一个自己所说的话,想到被他这么说的是'日向创'不由得一阵恼怒。 
 
他是不允许别人说日向创的,更何况是他自己。 
 
不过他却发现自己办不到,自己,触碰不到任何人。 
 
....哪怕是近在眼前的日向创。 
 
"就是我身后这个,和你长得一样的..." 
 
"难道日向君一直在脑子里幻想着我?还真是...恶心死了!" 
 
狛枝这么说着。拉了拉衣服上的拉锁:"哪怕是我这种希望的垫脚石也不希望和连与'质'沟通都做不到的预备学科相处呢。" 
 
他丝毫没有掩饰心中的厌恶。 
 
就这样、头也不回地走了。 
 
'日向创'回头看了一眼'狛枝'突然毫无因果的笑了起来。 
 
"也是,如果你是他,怎么可能叫我名字?" 
 
"没错,没错啊,我就是这样啊。" 
 
"连与'质'沟通都做不到的废物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抱着头,狛枝想伸手抱住他,可是不行。 
 
他似乎明白了现在的处境、这里似乎是一个与他所在的地方完全不同的世界。 
 
至于'质'是什么?他还并不知道。 
 
而现在,他连思考的空闲都没有了。 
 
因为有人在他面前,用看不见的东西贯穿了'日向创'的胸膛。 
 
"呜噗噗噗噗噗...残念姐你也太着急了吧、没看见狛枝君还没走吗?" 
 
女孩从高处跳下来。站在刚刚袭击日向创的少女旁边。 
 
是江之岛盾子和战刃骸! 
 
两个姑娘在他的认知里是权限仅次于'苗木诚'的超级研究员。 
 
但狛枝现在的心思却全在完全变了个人的'日向创'身上。 
 
"不用找了,除了她和我这里没人看得到他。" 
 
"呜噗噗噗噗噗~好想知道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日向创'无视了一旁的狛枝直接把那看不见的刃状物从胸口拔出来。 
 
血液在喷涌了两秒之后,伤口以恐怖的速度进行了复原。 
 
"无聊。" 
 
"也是呢,如果'日向创'彻底崩溃的话。呜噗噗噗噗噗...好了,别瞪了,神座酱~" 
 
狛枝有些没头没脑地听着。 
 
"那个,日...日向君?" 
 
狛枝有些怀疑地说着,然后便于'日向创'鲜红的眼眸对视。 
 
'这个人绝不是日向创!'这是狛枝的第一反应。 
 
"...无聊。"而对方却这么回了自己一句。然后又看向江之岛盾子。 
 
"这次又是什么事?" 
 
"嗯?啊啦没什么啦~只不过是老是来找神座酱太麻烦,所以我想请神座酱搬过去住~" 
 
"..." 
 
"呜,顺带着早点完事之后去找松田君。" 
 
这个绝对才是重点!知道原世界江之岛盾子的约会频率的狛枝这样在心里说着。 
 
"..." 
 
"哎?不同意?呜噗噗噗噗噗真绝望。不过这样做对你也有好处的。" 
 
"...那个人只不过是'我'变成这样的契机而已。就算他不是真的讨厌'我'也不会有太...大地改变。" 
 
"嗯哼?真的吗?" 
 
"好吧、你要怎么干?"他只能让一步。虽然他并不在意,但已陷入崩溃状态就捅一刀子进行强制的压制。早晚会没用的。 
 
"呜噗噗噗噗噗,这可是个绝望的计划呢!呜啊...兴奋地连口水都流出来了。呜噗,超绝望。" 
 
"那么首先,请神座君把左手上那条手链给我吧~" 
 
 
、、、、、、、chapter1 END、、、、、、、

评论(6)
热度(22)

© The only s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