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白系列」(第三弹)日向创的自白2

PS:对不起这么晚才发上来,我家那个没有的手机太没用了对不起。以及,这个Part有点虐创妹的。亲妈们请远离。 
以及,真的对自己写的狛枝感到气愤这样真的好吗? 
肚子饿了一会烤点曲奇当夜宵吧。 
创妹烤的曲奇我也想吃(馋... 
会有些OOC请见谅。 
 
 
PART2。 strating... 
 
新学期开始了,什么都没有变,还是偶尔去找罪木聊聊天,偶尔去图书馆读读书。 
 
可我却不知为什么非常不安。 
 
这种难以启齿的不安感似乎在告知着我 
 
'如此平凡的日常即将消失'。 
 
但却还是没发生什么特殊的事,也许只是心里那丝小小的害怕在作祟吧。 
 
、、、、、、、、、、、、、、、、、、 
 
午休,去了中央广场,因为天气太热所以没几个人。 
 
明明是九月份啊。 
 
这么想着,一个东西飞了过来,和我擦肩而过。 
 
后怕的同时我估计它肯定砸中我身后的倒霉蛋了。 
 
那似乎是个哑铃,不过哑铃是用来扔的吗?还是只有我不知道,别人都这么干? 
 
哑铃的主人拿着哑铃就会去了。我在问他伤者时他习惯性地看了眼地上的人。 
 
之后表情古怪的说了句"这家伙命很大死不了"就跑了。 
 
于是我只能把被砸中的伤者带到医务室,还好他不是太沉。 
 
话说起来满头的血还真是恐怖啊。 
 
保健室里意外得遇见罪木,她在看到我后先是一愣,而后惊叫了一声"呜啊!狛枝同学!" 
 
哼,原来这家伙叫狛枝吗? 
 
应罪木的要求把他放在保健室的床上,罪木则看似手忙脚乱实则轻车熟路的给他抱了扎。 
 
仔细想想罪木不在这才是最不正常的,毕竟是'超高校级的保健委员'啊。 
 
"狛枝君...果然不愧是他呢,真幸运啊,只是点皮外伤而已。" 
 
罪木这么说着,我也就敷衍的应了两下。 
 
"如果真是幸运的话也不会被哑铃砸了吧?" 
 
我用极小的声音喃喃自语了一句。 
 
不过罪木既然闲暇时候都在这,有时间就过来陪陪他吧。 
、、、、、、、、、、、、、、、、、、、、 
 
今天在中央广场读书,意外地看见了昨天的那家伙。 
 
似乎是为了道歉而特意找过来的,看见我在读书,便笑着说: 
 
"给你介绍个读书的好地方吧!" 
 
不过还真是个话多的家伙啊。 
 
我原以本科生应该都挺自信的,不过也有像罪木还有他这样的存在啊! 
 
、、、、、、、、、、、、、、、、、、、 
 
去了他介绍的那个地方。他也在那里呢。 
 
一到便和我东拉西扯,用那种自卑甚至自鄙的语气说这话。 
 
虽然听小泉说这是他的说话方式,不必在意。 
 
但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说起来特意带的书却一眼没看,这地方不是给我读书用的吗? 
 
、、、、、、、、、、、、、、、、、、、、、 
 
总感觉最近去哪的频率是不是太频繁了,虽然他每次都在但像我这样天天去... 
 
下意识把那里定为除了教师宿舍外每天必去的地方。 
 
而且每次看到狛枝都会很安心,有是上课也会...经常走神想他的事吧。 
 
我好像是,喜欢上了吧,对狛枝。 
 
挺奇怪的,明明认识都不到两个月,甚至不知为何都没有互相告知名字。 
 
但是,那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应该是名为'喜欢'的。 
 
、、、、、、、、、、、、、、、、、、、 
 
去向罪木说了我的想法,她先是因为吃惊而睁大眼睛,然后说道: 
 
"加油啊,日向君,我,我绝对会支持你的!" 
 
还真是个温柔的孩子呢。 
 
、、、、、、、、、、、、、、、、、、、 
 
马上就要测评检验了,还是哪也不要去在宿舍里复习吧。 
 
呜,在这个时候想起狛枝可不是什么好事啊!消散消散! 
 
、、、、、、、、、、、、、、、、、、、、、 
 
考完试了,去了哪个地方,还没等我出口,却得到了令人诧异的回应。 
 
"哦,这不是预备学科吗?"他这样说着,眼睛里透露出那么一种厌恶的情绪。 
 
"明明只是个呼吸空气都是浪费的预备学科,却这么狂妄地带在这里吗?" 
 
"切,真是,想到之前还和你那么说话还真是恶心死了呢。" 
 
哎? 
 
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望着他,却只看见了名为'轻蔑'的神色。 
 
原来那种温柔的姿态,只不过是因为误会了我是本科才这么说的? 
 
果然,无论如何,我怎么努力都获得不了的才能才是绝对的吗? 
 
我还真是自不量力呢... 
 
总觉得心口好疼,这是怎么了? 
 
去找了罪木,她却第一眼就问了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还真是敏锐呢,如果我是罪木的话,他也就不会说那么刻薄的话了吧? 
 
虽然这么对待预备学科的本科生不止他一个,但是他的话却比其他本科生的都伤人心。 
 
明明说话比他还尖酸的多的人还有...因为这过于强烈的前后对比吗? 
 
哪怕是和他一样的'幸运 也好,给我一个才能啊! 
 
、、、、、、、、、、、、、、、、、、、、、 
 
本科的研究员找到了我,似乎让我参加他们的那什么... 
 
后天给人加上才能的'希望育成计划。' 
 
原因是我是预备学科中最崇敬才能的。 
 
原来我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吗?还是有人看得到吗? 
 
但是,后天加上才能这种事真的没问题吗? 
 
对方没有回答我。 
 
我告诉他可以考虑考虑。 
 
这位叫做'松田夜助'的研究员告诉我,如果真想参加企划,这个学期末去研究所找他。 
 
、、、、、、、、、、、、、、、、、、、、 
 
马上就到这学期的最后一天了,我却还未下定决心。如果有什么人可以商量一下就好了。可这是机密,没人愿意和我说吧? 
 
罪木不行,不能把她那种女孩子卷进来。 
 
就这样鬼使神差地来到了那个地方。 
 
他还在老地方读书,本来很明快的表情在看到我的瞬间僵硬了。 
 
就算要打开话题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在我困扰的时候他也很不情愿地让开了座位。 
 
仔细想想就算见了面又有什么好说的,以我们这种样子根本没法交流。 
 
倒是他先打破了沉默。 
 
"预备学科最近在干什么?" 
 
"...只是在学习而已。" 
 
我下意识的不想告诉他关于研究的事,明明来找他就是为了谈论这个不是吗? 
 
"预备学科做什么都很平凡呢。" 
 
说完就再也没有看向我这边,原来他就这么讨厌我吗? 
 
这样呆坐在不知道是看推理小说还是什么书的他旁边,空气里弥漫着名为尴尬的东西。 
 
不过我离开时他小声喃喃自语的那句却听得很清楚。 
 
"如果你是超高校级的学生就好了。" 
 
是啊,如果我有才能就好了,有才能的话...果然只有才能是必须的。 
 
"为什么我会生出你这样的儿子呢?" 
 
"和他爸妈一点都不一样还真是平凡过头了。真给父母丢脸啊。" 
 
"一点特长都没有的家伙离我们远点!" 
 
耳边回想起不知什么时候的父母的话,邻居的话,以前同学的话。 
 
果然没有才能就是不行呢... 
 
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 
 
我觉得,第一次对于才能保有了这么大的执念。 
 
我毫不犹豫地向研究所走去。 
 
、、、、、、、、、、、、、、、、、、、、 
 
"因为时间紧急,校董事会决定在这个假期就开始研究。" 
 
"你觉得那?" 
 
松田夜助这么问我,我也就答应了,假期反正也就是自己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吃饭。 
 
也别想爸妈打个电话问问情况,还不如在学校里痛快些。 
 
只不过一瞬间察觉到松田夜助眼里闪过一丝愧疚的情绪,大概是我看错了吧。 
 
、、、、、、、、、、、、、、、、、、、、 
 
希望之峰不愧是希望之峰,这种研究也敢做得出来。 
 
单是初期就正了一个礼拜。 
 
"这是给你身体一个适应期,否则会进入崩溃的。" 
 
这是松田夜助给我的解释、他算是研究员里最有人情味的了吧? 
 
"无聊。" 
 
记得当初自己是这么回答的,很奇怪,以我的个性应该只会笑一笑的。 
 
、、、、、、、、、、、、、、、、、、、、 
 
中期进行了两个礼拜,是神经改造,负责人是松田君。 
 
手术刀割进皮肤里,却一点也不疼。我这么想着。 
 
"大概还有一个月左右就能结束,然后就是测验期,会很长。"松田君说着耸耸肩,"你要去和同学说个再见吗?估计所有程序一结束,你就得去本科了。" 
 
我没说话,只是淡然的点点头。 
 
、、、、、、、、、、、、、、、、、、、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难以置信,曾几何时想过自己会变得这么狼狈了? 
 
红色与绿色在眼中纠缠不清。 
 
在做完研究后,我绝对会和以前的自己不同,而变成另一人。 
 
这种认知我却并不恐惧。 
 
失去感情就失去感情吧,反正那也是无用的东西,反正在现在,才能才是绝对的吧? 
 
毕竟校风就是'才能既是希望'啊! 
 
以前那个认为努力就行了的我,太可笑了。 
 
我拿起剪子,想把有些长长的头发剪掉,但想起那道疤还是放下了。 
 
"日向、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你别迟到了啊...听到广播就直接过来吧,今天只不过是让你去告个别的。" 
 
"嗯。" 
 
我点头回应了担忧的松田夜助。 
 
、、、、、、、、、、、、、、、、、、、 
 
佐仓君在看到我之后惊叫了两声。 
 
"哇哦哦,好学生日向君居然留头发!一之濑老师你快管管他!" 
 
"没看出来阿日向,一个假期不见学坏了!" 
 
"就是就是!" 
 
"好了你们几个、日向同...哎,日向君你怎么了?!" 
 
班导一之濑原本想让那群捣蛋鬼消停会,却意外地看见我哭得泪流满面。 
 
这种温存、我恐怕再也无法体会得到了吧? 
 
回想起早上被我硬逼回去的赤红,不由得一阵无奈。 
 
这个企划已经停不下来了。 
 
"请...班日向创同学到教导处。" 
 
我没说话,在大家惊诧的目光中走上讲台,鞠了一躬。 
 
永别。 
 
、、、、、、、、、、、、、、、、、、、、、 
 
开学后的一个月,被允许回到家交代一下。 
 
我收拾了在研究所里本来就没多少的东西。 
 
这几日陆续有人询问我被强制退学的原因,当然只有预备学科,罪木并不知晓这事。 
 
因为测试而遍体鳞伤的身体还没回复,但估计过两天就好了。 
 
明天终于要进行最后的脑前叶手术了啊。 
 
走到门口的时候却遇到了罪木,她惊讶地问着我的伤势。 
 
"没关系,我明天就回来。" 
 
我这么说着,拖着行李箱走了。 
 
、、、、、、、、、、、、、、、、、、、 
 
我看着被我放倒在地的第三十个人、又一次觉得自己有多愚蠢。 
 
这些人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努力练格斗术,而我则在有了才能之后轻易地击败了他们。 
 
以前那个认为努力就能成功的我是怎么想的? 
 
"好了,神座,休息一下吧。" 
 
'神座出流'是我在研究后获得的名字,还真是... 
 
红色已经占据了大部分的地位,而我现在也只能勉强支撑。 
 
哪怕是最后,还是想以'日向创'的身份再见你一面啊。 
 
但那只是我的痴心妄想吧。 
 
 
 
END
 
 
PS:昨天晚上码着码着睡着了

评论(11)
热度(47)

© The only s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