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白系列」(第二弹)小泉真昼的自白

PS:应某位亲的要求,@Scant.L
我准备开始写自白系列的第二弹了。 
设定里小泉是在第二学期刚开始才认识日向的,所以按理来说应该比罪木的要短,不过我又在后面加了一段,至于加了什么,我想大家都懂。 
依旧单箭头日向,不过没罪目那么痴汉,毕竟小泉是普通的女孩子(明明就是因为你自己是西泉党) 
当然,小泉的自白嘛,西园寺的出场率会很高,毕竟两人关系不错嘛~ 
唔,我费了这么长时间的话啊?那么... 
 
小泉真昼的自白,strating.... 
 
 
 
 
 
我叫小泉真昼,是个很普通的女孩子。除了对于照相有相当高的天赋之外。 
 
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会显得有些自大吧。不过这是事实哦! 
 
我对于我照相的技术,可是相当有自信的! 
 
嘛,这些先不说了,我和送我来学校的父母告了声别。 
 
"要和新同学好好相处哦。" 
 
母亲这么说着和我贴了下脸颊。爸爸则有些忐忑地望着我们的学校,不难看出他的兴奋。 
 
"那个,我们先走吧..." 
 
"你急什么!罢了,只能送你到这了,放假了再见吧。注意安全啊真昼。" 
 
"我知道了。"我握了握母亲抓着我的手。 
 
"我去了啊,会给你们发邮件的啊。" 
 
我向父母挥了挥手,深吸了口气,走进校园。 
 
---------------------------------------------------- 
 
同学们大多很好相处,第一天便交了很多朋友。 
 
"你这头母猪走路就不能小心点吗?" 
 
西园寺用一种不屑的眼光望着摔倒在地的罪木。 
 
"好了好了,日寄子别这么说。罪木,怎么样?没事吧?" 
 
罪木有些颤抖地站起来,我赶紧扶了她一下。 
 
"对,对不起...是我太笨了。" 
 
这么说着便哭了起来,我安慰了好一阵才让她恢复正常。 
 
从某方面来讲,班里的同学其实也并不都那么普通。 
 
就像那边的田中...唔..刚大木?总之一天竟说些让人搞不懂的东西。 
 
还有那个叫花村辉辉的,是什么让他能这么肆无忌惮地说出那种工口的东西的! 
 
而稍微好点的也就只有那个狛枝了。不过那种事不关己的态度... 
 
罪木和他坐同桌真的没关系吗? 
 
总之对于男生们的影响,很糟糕! 
 
--------------------------------------------------- 
 
罪木似乎很喜欢去隔壁那栋楼的楼顶... 
 
一个人去那吃午饭真的没关系吗? 
 
"不,我,我不是一个人在吃,又一个朋友和我在一起的!" 
 
和朋友一起吃便当吗?也是呢,新同学刚认识也不会相处的太好呢... 
 
如果有以前的朋友的话,似乎能放轻松不少吧。 
 
------------------------------------------------ 
 
今天和罪木闲聊的过程中,谈及了她的那个朋友... 
 
"唔...小泉桑,是说日向君吗?呜啊,有擅自说话了对不起!" 
 
"不,没关系的。" 
 
日向,君?原来是个男孩子吗? 
 
罪木一直自己去找他,真的不是被欺负了吗?毕竟以罪木的性格,被欺负应该是经常的事。 
 
"哎?不,没有的。日,日向君是很温柔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坏人。" 
 
这么说着,罪木脸上洋溢起一丝笑容。 
 
... 
 
那个叫日向的,希望不是那种以玩弄别人为乐的人就好。 
 
对于他稍微有些好奇了,对于那个'日向君'。 
 
----------------------------------------------------- 
 
如此平凡的一学期就这么过去了,假期里被日寄子约了去家里玩,别的也就没什么特殊的事了。 
 
下一学期,希望也能这么平平淡淡的吧。 
 
---------------------------------------------------- 
 
在日寄子家玩了几天,家里全都是一种和风呢。 
 
在这种家庭里成长的日寄子,也难怪会喜欢和服啊。 
 
告别日寄子后回了家,母亲虽抱怨我玩得太疯了,但也还是做了一桌丰盛的佳肴。 
 
要这样的爸爸妈妈,真的很开心啊。 
 
------------------------------------------------- 
 
距离开学还剩一个礼拜,去了湖边的小公园。 
 
从小到大,第一次来这个公园。即使车程只有二十分钟,但由于各种各样的理由,我似乎一次也没进去过。 
 
公园不大,但却基本上全种着树。 
 
我走在唯一的林荫路上。偶尔有几个插口,似乎是通往给行人歇息的长凳的。 
 
鬼使神差地走进其中一个岔路,我似乎听到了翻书的沙沙声。 
 
男孩坐在长椅上,手上捧着一读完大半的厚厚的书籍。风一吹,叶子便无奈地与枝干分离。 
 
偶有几片落在正被读着的书上。却被男孩轻轻地抚了下来。 
 
'咔嚓'地一声,不自觉地把这有些不真实的场景拍了下来。 
 
但对方似乎被快门声惊了一下,停下扶去最后那片叶子的手,把书合上,望向了正拿着相机的我。 
 
"请问,有什么事吗?" 
 
他礼貌地露出一个微笑,心底不由得对他生出几分好感来。 
 
"啊,抱歉。影响到你了吗?" 
 
我着么问着,而对方摇了摇头。"不,没什么。" 
 
气氛实在有些尴尬,我不得不出口缓和。 
 
"那个,我是小泉真昼,请问你是?" 
 
"嗯,哦,我是日向创。" 
 
哦,哎? 
 
日向创?我记得罪木所说的日向君好像也是这个名字。 
 
出于好奇或是什么其他的心理,我下意识地问道: 
 
"你是,希望之峰学院的?" 
 
"啊?嗯,你认识我吗?" 
 
果然,如果在希望之峰,那么就只有这么一个日向创了。 
 
"不,罪木和我说过你。" 
 
"哎是吗?...那你是本科里的那个小泉!" 
 
明明是个男孩子,却这么一惊一乍的吗?很不可靠一样呢。 
 
"明明是个男孩子,这么爱吃惊可不行!" 
 
我听到我自己是这么说的。 
 
双手掐腰,我只是他的眼睛,是非常清澈的叶绿色,仿佛像小溪一样灵动。 
 
一瞬间不知为何有些安心,如果罪木是和这样的人相处的话,我便不用担心了。 
 
有着这样一双眼睛的人,绝不是什么心有杂念的人。 
 
"很可惜的是,你现在已经在我里留下了「不可靠的日向」的印象了。" 
 
"以后找罪木可要先问问我哦!" 
 
看着有些错愣的他,不由得有些开心了。 
 
--------------------------------------------------- 
 
新学期开始,除了因为罪木的介绍和其实早就认识的日向创成为朋友外,没什么特殊的事。 
 
不,其实是有的... 
 
日寄子也认识日向的事,我确实是没想到。 
 
"上次从二楼摔下去的时候虽然没事,不过很疼的!" 
 
好像是因为日寄子上次的失足,而哭闹着的她而碰巧遇到了路过的日向君了吧。 
 
因为不想让女孩子哭闹所以把原本当做零食的手工曲奇给了日寄子吗? 
 
说起来会被曲奇收买,日寄子果然还是小孩子呢。 
 
"日向哥的曲奇超好吃的,只比gumi糖差了那么一点点哦!" 
 
是吗?那还真的是,很想吃吃看呢。 
 
"有时间会给你在做一份的。" 
 
"唔哦,万岁!" 
 
这个日向,说不定人还不错呢。 
 
------------------------------------------------- 
 
在那之后,也是偶尔能遇见他,也是答一声招呼然后闲聊几句的程度。 
 
不算太熟也不生疏的普通朋友关系。 
 
其是这样也不错,他大概会是我为数不多的男性朋友吧? 
 
------------------------------------------------- 
 
和罪木的闲聊中,谈及了日向的事。 
 
"罪木,你好像,喜欢日向吧?" 
 
"呜哎?!" 
 
被我的话说中,罪木的脸变得红彤彤的。 
 
"不去告白吗?" 
 
我想鼓励鼓励她,毕竟罪木有时候很胆小的。 
 
没想到她却严肃地对我说: 
 
"我不会去告白的。" 
 
我不由得有些疑惑于'为什么'。 
 
"哎?小泉桑不知道吗?日向君他...是喜欢这狛枝君得。" 
 
"哈?" 
 
回答明显超出了预想,日向他,和那个狛枝居然还认识?!而且。。。 
 
想到这,我不由得担心起罪木。 
 
"我没有事的,小泉桑"罪木笑着,说到日向的事她才这么勇敢起来。 
 
"无论如何,我都是支持着创君得。" 
 
这么说着,罪木眼里闪现出名为坚定的色彩。 
 
我是会一直支持日向君的。 
 
不知原因,大概是因为直觉,我认为,她是会一直遵从这句话的。 
 
---------------------------------------------------- 
日向最近似乎要进行什么'测评检测'。预备学科还真是辛苦啊。 
 
在被我问到为什么一定要来希望之峰时,他似乎停顿了一下。 
 
一位戳到了他的痛处我刚想道歉,他却笑了笑: 
 
"因为这里是我的梦想啊!" 
 
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底突然升起一丝毫无缘由无力感。 
 
------------------------------------------------- 
 
今天似乎是'测评考试'结束的日子,去问问他结果怎么样好了。 
 
看罪木的意思日向似乎学习不错的样子。 
 
去问问吧。这么想着,原本应该在保健室的罪木却破门而入。 
 
"狛枝君,你知道日向君吃什么事了吗?" 
 
嗯! 
 
有些没反应过来,我看着罪木,希望它能否定刚刚的话。 
 
"日向君?不好意思请问他是谁啊?" 
 
狛枝的话却让我更难以置信,在得知了是日向创后,又说出了一些让人难以理喻的话。 
 
我看着变得有些恍惚的罪木,开始为她和日向感到悲哀。 
 
日向在被自己所喜欢的人这么说之后会怎么想呢?这恐怕是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这之后,无论是在学校的一个月里,还是在假期里的那个初次见到他的那个小花园。 
 
我都没有再见到日向。 
 
--------------------------------------------------- 
 
高二,我在这所学校里,终于不是最小的那么一群孩子了。 
 
只不过,我却没有心情顾虑这些。 
 
罪木也是,心思大概全都停留在了日向身上吧。 
 
-------------------------------------------------- 
 
这之后,还是一直没再见过他,最多也只有从罪木哪里知道的信息。 
 
然后在第一个月月末,我远远地看见了,拉着行李箱准备离校的日向。 
 
他,已经不想再在学校里停留了吗? 
 
还未等我跑上去询问,一个黑色的影子便跑到了他的身旁。 
 
毋庸置疑,那是罪木。 
 
他们两个好像说了些什么,最后日向还是拖着行李箱离开了。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声音慢慢远去,最后消失,我看着罪木的背影,第一次感觉她是如此寂寞。 
 
在那时,我并未意识到,那时我和'日向创'最后一次见面。 
 
---------------------------------------------------- 
 
他转到班上的时候,我想我是吃惊的。 
 
和日向创那么的相像,可他的一切却是那么的不同。 
 
他只是随意地站在讲台上,可却无懈可击。 
 
他需眯着眼睛,当我在和他对视的一刹那... 
 
仿佛全身血液被冻成冰块的彻骨的森寒席卷而来,压根不给我半分喘息之机。 
 
他赤红的眼睛仿佛坟墓一样低沉而洪荒。 
 
"无聊。"他只说了两个字,却让我感觉像是山压在了心头。 
 
不敢反抗,不想反抗,对方君王一样的威压。 
 
超高校级的'希望','神座出流',在我们高三这一年,转入我们班。 
 
他是所有'才能者'的王。 
 
--------------------------------------------------- 
 
一下课,我就想去问神座出流关于日向创的事。 
 
虽然我不想与他对视,但日向创毕竟是我朋友。 
 
罪木似乎也是这么想的。 
 
但有人显然比我们都快了一步, 
 
------狛枝凪斗。 
 
他站在神座出流的课桌前,身体颤抖,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 
 
"虽然这么和希望的神座君说话我死几千次都不够偿还,但果然还是想问啊。。。" 
 
他发抖的越来越厉害,但眼睛却死死地盯着神座。 
 
"你昨天所说的,说我再也见不到那个预备学科了是什么意思?" 
 
神座出流依旧看着书,连看都懒得看狛枝凪斗一眼。 
 
"预...日向君他,出了什么事吗?" 
 
"..." 
 
回答他的是久久地沉默。我突然注意到,神座出流看的,是当初日向看的那本。 
 
在最后一页翻完后,神座合上了那本书。淡淡的道: 
 
"...死了。" 
"他死了..." 
 
神座出流这样将残酷的事实说了两边,似乎是为了强调一样。 
 
我感觉时间仿佛一瞬间停止了。 
 
"啊哈,啊哈,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狛枝凪斗的大笑却打断了我的思路。 
 
他一边笑一边倒退了两步,撞翻了几个椅子后,便开始抽搐。 
 
"死了吗?死了啊,原来死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是笑的表情,但我却觉得,这是狛枝发自内心的悲鸣。 
 
太凄苦,太哀伤,有那么一种令人不敢相信的绝望感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 
 
这么强烈的反应,他真的不在意甚至讨厌日向吗? 
 
对了! 
 
我回过神望向罪木,但她只是平静的以一种嘲讽的姿态望着有些癫狂的狛枝。 
 
她明显,是知道什么的... 
 
我把她拉出教室,尽量用平稳的语气问道: 
 
"罪木,日向现在是不是并没有死?" 
 
她望着我,像死了似的眼神里突然多了那么些失望的意味。 
 
"原来,小泉桑没猜到啊?" 
 
"什么?!" 
 
"神座君,就是创君啊!" 
 
她说完便转身走了,我的脑袋却一直嗡嗡作响。 
 
"创君,似乎想获得才能,以便于让狛枝凪斗注意他呢。" 
 
和我说着这句话的罪木还历历在目,我突然发觉,我似乎太低估日向创这个人了。 
 
"为了爱情,竟然敢做到这种地步吗?" 
 
心底不免还是会泛起淡淡的苦涩感。 
 
我恐怕,再也见不到,那样一双清澈的眼睛了吧? 
 
 
-------END----- 
一发完结,拿手机打字打的手要抽筋了,好痛苦TUT

评论(5)
热度(42)

© The only s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