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罪木蜜柑的自白2

PS:开始有狛日成分了prprpr. 
人妻的日向我也想要,虽然自己会做饭。 
小天的理想是:以后要是结婚了,要让对方以回家就能吃到热乎乎的饭菜。(其实想找个妹子~ 
炸圆果一直炸不出那种感觉,明明在日本的时候人家做的看起来很简单,手太笨了? 
以及,这篇文里的狛枝属于作死状态。但是他也是真的喜欢着日向的。 
也许以后我还会写个'狛枝凪斗'的自白啥的(笑 
要不要还整一个日向创的自白,然后我就能挣一个'自白系列'了。 
 
 
 
自那以后,经常就能遇到日向君。有时候还会一起去顶楼吃便当。 
 
日向君笑起来很好看,我一直是那么认为的。 
 
我们两个经常扯扯东,扯扯西。扯扯日向君家门前的书店或拉面店,扯扯我救助过的病人和黑历史。 
 
日向君和别人不一样,我是这么认为的。 
 
最令我吃惊的是日向君是预备学科生,原以为像他那样的人会拥有耀眼的才能... 
 
不过这样也挺好,我希望被人依靠。 
 
哪怕这从我嘴里说出去是不是会很诡异,但我真的想这么说。 
 
"请,请让我成为你的依靠日向君!" 
 
当然像我这种笨蛋不可能说的出口。 
 
先别说这话有多像表白,如果被西园寺同学知道恐怕又会被嘲笑为自不量力。 
 
更何况日向君对于'预备学科'这个身份的敏感程度强到无法想象。 
 
我并不想再次看见日向君那双像死潭一样的眼睛。所以,我不会在他面前轻易提起。 
 
但我想在毕业的那一天这么和日向君说,因为我真的...很喜欢日向君。被我这样的人喜欢,日向君会很困扰吧。 
 
话说回来,因为日向君的关系我去了几次预备学科。但并没有给日向君造成麻烦... 
 
--------当然是日向君这么和我说的。 
 
虽然怀疑日向君我简直是疯了,但是我认为我绝对会给他造成麻烦。 
 
不过,日向君的人缘真好的,似乎所有的预备学科们都知道他。 
 
也是呢,像日向君那样耀眼的人,人缘不好才奇怪吧。这么评论日向君,没问题吧? 
 
不要被讨厌就好了... 
 
能够见到日向君,认识日向君...这样喜欢日向君真是太好了! 
 
---------------------------------------- 
 
在希望之峰学院的第一个学期过去了。 
 
第二个学期开始了没多久,我便再次见到了日向君。 
 
是在我们以前从来没有在那里相遇的地方, 
 
-------------保健室 
 
我闲暇时都在这,但由于这里预备学科教学楼有点远,所以我便没告诉他。 
 
日向君会来保健室我倒是意想不到,他也似乎有些吃惊于我的存在,但马上就恢复正常了。 
 
大概是想到了我的专长了吧。。。 
 
"罪木,能帮他看看吗?" 
 
"嗯?唉!!!狛枝同学!" 
 
我看到的是,被日向君扶着的,满头是血的狛枝君。 
 
"日向君,把他扶到床上。嗯,能帮我拿下酒精和绷带吗?呜..." 
 
我给他包扎完了头上的伤口后,感慨了一句:"不愧是狛枝君,虽然有些伤但没命中要害。真幸运啊。" 
 
日向君表示了赞许,但我似乎听到了他嘟囔了一句'如果真幸运的话也不会被哑铃砸了吧?' 
 
不过我想那大概是我的幻觉吧。 
 
狛枝君还处于昏迷状态,在刚刚我给他上酒精的时候就昏过去了。 
 
日向君看了下表后有些无奈地和我道了别。在得知我闲暇时都会在这里后,他说有时间也会来找我。 
 
日向军果然很温柔呢。 
 
--------------------------------------- 
 
一个礼拜过去了、我与日向君碰面的地点从楼顶改成了保健室。 
 
他告诉我在那之后狛枝君又去找他了,似乎是为了表示感谢。 
 
他说狛枝告诉他了一个读书的好地方。 
 
日向君和狛枝君也成为朋友了呢。 
 
真好啊。 
 
---------------------------------------- 
 
在那之后又过了三个月,日向君似乎要进行'测评检测'了。 
 
本科生不必参加的考试。说起来日向军似乎学习不错呢。 
 
"狛枝那家伙,说是给我介绍个读书的好地方,结果我一去就和我东拉西扯....完全看不了书了。" 
 
日向君这么和我抱怨着,但又不想抱怨。因为他一直笑着,最后他和我说: 
 
"罪木。。。我好像喜欢上狛枝了呢。。。" 
 
我微微一愣,心底漫上一份苦涩,但最后,我却听见自己的声音说: 
 
"加油吧日向君,狛枝君很好相处的。呜。。。擅自评价别人我会被讨厌的吧..." 
 
"总之,我,我支持你哦!" 
 
我支持你哦! 
 
这句话是真的,无论日向君做什么我都会无条件支持...因为他是日向君啊! 
 
虽然日向君没选择我但果然... 
 
只要日向君能一直笑着就好了! 
 
无论我的喜欢会不会给日向军带来困扰,我都最喜欢日向君的笑容了!!! 
 
 
----------------------------------------- 
 
'测评检测'结束了,我又见到了日向君,但是他似乎精神有些恍惚的样子,没考好吗? 
 
虽然不听我这样的人讲话也没关系,但平时的日向军事不会这样的。他好像一直在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送走日向君后,我惊觉了一件事情... 
 
今天的日向君从始至终都没有笑过! 
 
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绝对! 
 
虽然我这种人的直觉不一定准,但肯定能猜出的,这种事... 
 
对了,狛枝君!狛枝君的话一定知道! 
 
我朝着班机跑去,我第一次跑这么快,中途也没有摔倒。要是日向君知道的话,一定会像安慰小孩子那样对我说一句:"真不错!"吧。 
 
但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强了。 
 
-------------------------------------------- 
 
狛枝凪斗的回答,像把刀子一样把我的心扎的直疼。 
 
"日向君,请问是哪位?哦、那位预备学科啊。那种希望的垫脚石都不配的预备学科,我并不知道怎么了呢。" 
 
"说起来,明明拥有这么耀眼的希望的才能得罪木同学,为什么要去关心像垫脚石一样的日向君呢?" 
 
他怎么能,怎么敢这么说! 
 
"三天前才知道呢...也是呢,像我这样的臭虫怎么可能成为本科生的朋友..." 
 
他继续这么说着,可我却一句也听不进去。 
 
"罪木。。。我好像喜欢上狛枝了呢。。。" 
 
日向君的话又出现在脑海里,回荡着,回荡着。。。 
 
我忘了我最后是怎么回到保健室了,我心口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好闷。。。 
 
为什么日向君,要喜欢上这样的人呢? 
 
--------------------------------------------- 
 
日向君还是偶尔会来,虽然笑的次数比以前少了。 
 
他和我说了他最近的事情,我听着、他说着。 
 
我想变成一只垃圾筒、让日向军把所有的苦闷都倒进来,可惜那不现实。 
 
他一直没和我说狛枝凪斗的事。他不说,我也不提,这事就这么过去。。。就好了。 
 
就这样,我们迎来了新的一年。。。 
 
------------------------------------------- 
 
高二,这么拉开了帷幕,新的一学期,我希望创君能好点。 
 
日常般过了15天,创君在一天中午突然问我,如果他是拥有超高校级的才能的人,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没回话,我知道,创君会问我,是因为狛枝凪斗的关系。 
 
"狛枝和我说'如果你是超高校级的学生就好了呢'"他这么说着,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但那不是我所熟悉的笑容。 
 
而是充满了绝望与狂气的,扭曲的笑意。 
 
"无论怎样的创君都是创君!" 
 
我听到我自己是这么说的,"无论是哪个创君,都是创君!我绝对会,一直支持你的!" 
 
他有些愣然地望着我,然后抿起嘴角。 
 
但那时我还不知道,那是我所见到的,创君最后的笑容! 
 
 
----------------------------------------- 
 
再见到创君,是在开学的一个月之后,创君拉着行李箱,从校门口走出去。 
 
"日向君!"我急急忙忙地跑过去,"你这是要去---你这是怎么搞的!" 
 
我看着他一身狼狈的样子,作为校服的卡其色西装外套破了好几个口子,手上打着石膏,脸上贴着创口贴,脖子上一片淤青。 
 
"没,没什么。嘶。。。"他想给我一个微笑,但似乎让伤口更疼了。 
 
"我回家,办点事。明天早上就回来,别担心。" 
 
他这么说着,拖着行李箱走了,轱辘在地上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眼睛发酸。 
 
不只是我眼花了,还是确有此事,有那么一瞬间,创军的眼睛,似乎从温和的叶绿变成了璀璨的血红。。。 
 
--------------------------------------------- 
 
第二天,我找到创君时,他的头上缠着一圈圈的绷带,面无表情。 
 
"创君、请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用着最严肃的语气,他看着我,眼睛呈现出红与枯绿纠缠的颜色,非常诡异。 
 
"我,参加了一个,使人后天拥有才能的企划。" 
 
我倒吸了一口气,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你会支持我吧?你说过的。" 
 
他用着,渴求的眼神望着我。我只能点头。 
 
让人后天拥有才能,我无法猜测那其中的安全性。 
 
为了让那个狛枝凪斗注意到你,创君你居然有勇气做到这种地步吗? 
 
不行、得去找狛枝凪斗,就算是强迫,我也要让他阻止日向君。 
 
日向君是因为他才加入这个企划的。所以,由他来阻止一定。。。 
 
"没用的,罪木。。。"看透了我心中所想的创君,平静地说着。 
 
语气太过平静,让我有些毛骨悚然。 
 
"现在,已经什么都晚了。" 
 
看着日向君离开的我终于忍不住哭泣起来。抽泣声回响在整个保健室里。 
 
"为什么。。。呲。。。为什么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掠夺我最宝贵的东西啊!明明只有这一个,难道你们连这一个也不能给我吗?还给我啊!!!!! 
 
--------------------------------------------- 
 
"呜噗噗噗噗噗。。。真是绝赞的绝望啊!*" 
 
扎着金色双马尾的绝望向黑色的孤单伸出了手。 
 
"唔噗噗噗,要和我一起来吗?" 
 
------------------------------------- 
 
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创君,再见到的是'神座出流'。 
 
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的,'才能'的创君。 
 
"无论是哪个创君都是创君!" 
 
这句话还在心底,无论创君变成什么样,也还是创君。 
 
我会一直站在创君身后支持他。这是永远不变的。 
 
只是狛枝凪斗我永远不会原谅他。早晚要杀了他,绝对! 
 
------------------------------------------- 
我看着刚刚被我用手术刀杀死的人的尸体,踢了两下。 
 
到处都是血腥味,真是美妙的绝望啊~ 
 
我扶掉岛上的鲜血。 
 
果然,有盾子大人和创君在的地方 
 
才是我罪木蜜柑的归宿! 
 
 
 
 
END(伪)

评论(17)
热度(37)

© The only s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