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罪木蜜柑的自白

PS:烦枝为何会被捅刀子以及创妹的攻略历史(大雾) 
总之,脑子里想了很多没节操的东西,结果一写出来就成正剧向了。OTZ。难道我只适合写正剧? 
也许中间会虐虐创妹,但不会太多,预备学科时的黑历史。 
虽然亲闺女是七海但罪木也不讨厌啦。 
另外盾姐的没节操实在写不准请见谅。 
结尾算是He吧? 
人物OOC不用想肯定会有的,我不会把握性格。罪木一开始不会那么有病啦~ 
 
 
 
 
罪木蜜柑的自白,strating... 
 
我的名字,是罪木蜜柑,没错,相当普通的名字。 
 
呜呜,擅自说起来话真是对不起,但是...我实在太开心了,所以请原谅我。 
 
我今天就要以'超高校级的保健委员'的身份进入'希望之风学校进行学习了。不由得有些心血澎湃...呜哎...又开始自说自话了,请,请不要讨厌我啊。嗯,虽然没资格说'心血沸腾'这种话。但这确实是事实。 
 
于是我迈出了走进学校的第一步。不过又摔倒了,我还真是没用呢。 
 
-------------------------------- 
 
同学们都很有个性,小泉同学很好相处。她总是很温和地对待女生。偶尔还会用腰间的相机给我们照相。不过...西园寺同学似乎很缠着小泉同学的样子。 
 
说起来狛枝同学说不定也是个很好的人呢。嗯...他就坐在我前面的位子,一直都露出那种温和的笑意。如果真的那么好相处就好了呢..... 
 
--------------------------------- 
课间休息时间,走在学校中央广场的林荫路上。然后...我又摔倒了。 
 
还真是,太丢人了!我绝对,会被别人讨厌的! 
 
正这么想着,一只手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你没事吧?" 
 
似乎是个男孩子,我抬起头,因为背光的原因所以没看清他的脸。 
 
"对...对不起,我,我没关系!" 
 
这么盯着别人的脸看我还真是差劲。我这么说着,被他从地上扶起来。他把我上下打量了一下,似乎在确认我是否真的没关系。 
 
"那,那个,谢谢!" 
 
"嗯,不,没什么。喔啊!都这个时候了吗?抱歉我得走了。" 
 
他这么说着,小跑着离开了我的视线。我在原地呆了一阵,猛然反应过来... 
 
"忘,忘记问他名字了。我还真是笨啊。" 
 
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在心底责怪着自己。 
 
说起来,马上要上课了呢。果然还是快定跑回教室吧。希望不要又摔倒了。 
 
------------------------------------- 
 
午休时间,不知为什么,想去旁边的楼房的楼顶吃午饭。记得那上面有一张长凳。 
 
稍微留意了一下,似乎没有人要去那了。不过也好,不会因为不小心的动作惹起别人的讨厌。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拎着便当跑到了楼顶。 
 
不过似乎有人的样子,他背对着我,不过看到他头顶上翘起的一缕头发,我也猜出了对方是谁。 
 
"啊!" 
 
下意识的惊呼出声,似乎是吓了他一跳。 
 
他回过头,看着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回去的我。 
 
"早上的..." 
 
"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在。我,我马上就走。请,请不要讨厌我。" 
 
我弯腰道着歉,突然听到了他的笑声。 
 
他拍拍他身旁的空位,笑着对我说:"坐这吧,我自己吃也挺无聊的。" 
 
我略带犹豫地走了过去,把便当盒打开。一如既往的味增汤,天妇罗和猪排盖饭。 
 
妈妈果然不想画过多的心思在我这个除了包扎什么都不会的女儿身上吗? 
 
瞟了一眼对方的便当,炸圆果,什锦烧,香肠章鱼什么的还真多啊。 
 
"你妈妈对你真好呢。抱抱歉,我又擅自说话了。" 
 
他拿着便当合的手抖了一下,然后笑了笑。 
 
"嗯,没关系,你可以随便说话的。这是你的自由不是吗?" 
 
他这样反问着我,夹了一个蛋卷放在我的食盒里。 
 
"呜哎?!这..." 
 
"便当是我自己做的,所以不会太好吃,别介意啊。一起吃便当的乐趣不就在这吗?介意给我一个天妇罗吗? 
 
"哎?不。"我手忙脚乱的加了两个天妇罗给他。 
 
我没有问他自己做便当的原因,直觉告诉我他的父母对他的态度可能比我父母差多了。 
 
"那么,我开动了。"他双手合十,这么说着。 
 
"我开动了!" 
 
我把蛋卷塞进嘴里,和他说的不一样,很好吃,很好吃。 
 
我已经多久没吃过这种味道了?妈妈有多久没给我做过了呢? 
 
我做错了什么吗? 
 
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我把它们强硬的憋了回去。 
 
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的话,以后就不能这么坐在一起吃便当了吧... 
 
我咀嚼着食盒里的米饭,中间又被他塞了两个炸圆果。 
 
但是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不受控制的,从眼眶里溢出来... 
 
"唉!我做得真有那么难吃嘛!" 
 
"不,不是的。对,对不起。很好吃。我只不过是...好久没吃过了,而已" 
 
我开始变得语无伦次,他只是沉默的看了我一会。我大概又被讨厌了吧。 
 
不过,他确实把除了咸菜和米饭之外的东西全都把拉到食盒的盖里,然后递给了我。 
 
"啊伊?!" 
 
"我少吃一顿也没啥要紧的。这样吧,你把味增给我好了。" 
 
似乎是怕我难为情,他拿走了妈妈订的外卖里的味增。 
 
再三踌躇之后,我还是拿走了他的小菜。总觉得这样对方会比我拒绝高兴些。 
 
午饭在一阵沉寂后结束了。不约而同地仰头望着天,他突然打破沉寂。 
 
"话说,我们好像还没做自我介绍吧?这么久了才做自我介绍还真是...嘛,我叫日向创。你叫什么?" 
 
一再紧张,我居然连这都忘了,懊恼的同时,我磕磕绊绊地回答了他:"我,我叫罪木蜜柑!" 
 
"是吗?很好听的名字呢。以后可以叫你罪木吗?" 
 
"嗯。" 
 
这是我与日向君相遇的日子,那时的我们,也没有预料到,在那之后,黑暗的未来... 
 
 
 
 
 
 
TBC
PS:自白2,全程狛日~请期待!

评论(4)
热度(34)

© The only s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