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狛日]在你,想起之前3

PS:呜哎,突然打不了字了是闹那样?不过好在马上就恢复了...哪位大大知道原因的话求告之。 
 
 
 
 
 
2(续) 
右手也从对于束缚住神座出流的头发的任务中强行终止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我想多了吗?也是呢,我这个垃圾怎么可能是正确的啊?"眼中涌现而出的是团团的绝望。 
"像我这种家伙,去打扰希望这么多时间还真是抱歉那。"不过起伏不定的心情很快就平复了下来,除了眼睛之中又加深了很多的混沌的狂气之外,似乎与一开始没什么变化了。"那么,我还是先走了吧。"白发在风中摇曳了一下,他就像是机械一样无声地离开了。 
神座出流望着对方离去的背影,一脸平静地再次去眺望远方,他想,对方应该不会再来打搅他了。 
只是眼球内部的泪腺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透明的液体挤出眼眶,不出一会便模糊了一脸。 
"这是我哭了吗?"神座出流用手触摸着湿漉漉的脸颊。略带疑惑地说出口"哭是由生物进行剧烈心理起伏时所产生的生理现象呢。" 
"是'我'哭了吗?" 
"正在进行痛苦与无奈的心里挣扎吧。" 
他这么说着,然后突然笑了。"也是呢,自己用了欺诈师的技能呢。怎么可能不哭?" 
"我还真是无可救药呢。" 
"这果然是个,无聊的世界啊。" 
"下次再见面,就让你忘了我好了。" 
"然后...在你,想起之前,让这个世界变得有趣起来。" 
 
3
佐仓葵成功地进行了第三次食物争夺,并成功逃亡。他第一次痛恨自己的父母给自己起了这么女性化的名字。天知道那群男人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又见到人之后那副像吃了蟑螂的摸样以及憋笑的几人。 
佐仓葵骄傲的肯定自己是这个世界上仅剩的一些不崇尚绝望的人之一。好吧,也许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今天也以找到日向君为目标!" 
"我说,葵,你还没放弃啊?虽然日向他确实是很好的家伙。肯定也能收容我们一下。不过你也就算了,我们和他都不是一个班的。你确定,他能帮我们?而且都找了这么多个月了,说不定他都---" 
"本田君想放弃了?我不会的。"佐仓葵在手中的地图上的一个地方打上了个大大的红叉。 
"嗯,这里也不对。" 
"葵,物资还够吃上几天?NND昨天路上看见罪木蜜柑那个女人了。啧,他们这群绝望狂热信徒。还好我就是个预备学科,不会被她注意到。"被称为本田的人一脸后怕的浮上心口。 
"好了,别抱怨了,你没死不就是了?"佐仓葵合上手里的笔记本,"找到日向君之后问问他有什么方法吧?他总能想到方法的。" 
"希望如此吧。" 
两人互相搀扶着,继续着漫无目的,也不会有结果的寻找,这只不过是让他们心中那脆弱的希望得以维持的,小小支柱而已。 
中央大厦楼顶,俯视世界的君王,开始了倡狂的大笑。 
 
---前传 在你,想起之前END----- 
 
prpr,好像略坑爹啊。

评论(7)
热度(19)

© The only s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