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狛日]在你,想起之前2

(开始前的碎碎念)PS:那个,0-3应该都是前言,正文开始会有标注,不过还真是超不好意思的现在才说,最近脑洞大开,后妈模式又合不上了(哭),麻,就抱怨到这好了,反正没人要看我吐槽...那么,开始可以了吗?





2

女孩依然在奔跑着,直视前方的奔跑着,身上穿着的原本干干净净的护士服也染上的已结核的暗红的血液。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上浮现出因为过度兴奋而血液沸腾产生的潮红。以往漂亮的黑色长发也被嫣红的血液打湿而黏在一起。        

她奔跑着,没人知道她要跑去哪里,甚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如此疯狂的目的。

手臂挥动,原本用来拯救生命的手术刀脱手而出,狠狠扎进她面前逃窜的人的心脏,鲜活的生命一瞬间便离开了人间,拯救的道具成为了屠宰的利器。女孩还在疯狂地笑着。

"啊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啊,是我这头蠢到家的母猪让你们生气了呢...那,送你们去地狱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罪木蜜柑抱着头近乎癫狂地大笑着。令人发寒的笑声在这个腐朽的城市里回荡着。

"我不想一直被欺负呢,一直被欺负的不应该是我..."女孩阴沉地念叨着,然后又开始了向前的奔跑,向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奔跑。

"啊哈?还真是恐怖呢,罪木同学。...嗯?垃圾似的我似乎没有评价他人的资本呢?"

狛枝凪斗依旧用着那种调侃的语气说着话,而一旁的神作出流还是那样呈现出一副发呆的姿态。很明显压根就没把身旁的'疯子'当回事。

"说起来,我曾经差点就被罪木小姐一击必杀了。果然我这种渣淬做什么都是令人厌恶的呢?不过,原因,似乎是预备学科的日向君呢..."这么说着,狛枝凪斗再一次望向神座出流。"还是没有什么要说的吗?日向君?"

"...."

"连对我说话的心情都没有了吗?"嘴上这么说,可是却没有真的无动于衷。右手飞快地抓住身

旁的人的头发,强迫对方与自己进行眼神的交流。

"虽然这样对待'希望'我还真是死个无数遍也无法偿还,但是,你似乎也该醒醒了吧?日向君!"

"..."

"一个人根本就不可能出现什么人格额分裂,全部都是自己的想法使然。你只不过是在逃避自己做出了杀人举动的事实,而把责任都推卸给'神座出流'这个压根不存在的想象了吧?"

"..."

"你啊,明明就只不过是个希望的垫脚石一般的预备学科啊,却一直把自己藏起来吗?我需要看到的是日向创,而不是什么'神座出流'。"

"..."神座出流在对方说话之后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似乎像是没有等到自己要等的东西一样地呈现出'失落'的表情。"果然是无聊透顶。"

他这样说着,在接收到对方诧异的表情后又继续说:"从罪木蜜柑手下救下你并让你可以在这里

这么长时间的原因只不过是我对于'我'被你哪一点所吸引产生了困惑,原本以为'我'发现了一些连

被才能所眷顾的我也无法发现的细节,不过现在从结果来看,是我想多了。"

神座出流丝毫没有掩饰语气里的失望:"你只不过是一个无聊的人而已。"

狛枝凪斗少有些失神的退了两步,



评论
热度(16)

© The only sk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