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狛日]在你,想起之前1

1,神座姐姐出没注意 
2,有人物死亡注意 
3,原创人物出没注意 
4,有虐注意 
5,腐向注意 
那么,开始了。 
 
 
0 (时间点为二代结束之后) 
身上一瞬间的热流划过,紧接其后席卷而来的便是刺骨的疼痛与冰凉。平时柔顺的棕发染上了刺目的血红,然而那人却淡淡地笑着。 
"啃啃..."咳嗽间反涌出汩汩的腥甜。苗木诚只觉得自己现在连呼吸都困难了,但他还是紧紧的撰着手中的物件。 
"麻烦...你...们了,雾...切...桑...十...神...君。" 
回答他的是仿佛没有边际的沉默。他默默闭上眼睛,他从来没有放弃希望,当然在这种时候也不可能,费尽了力气爬起来,把手中刃形的东西放在了几人约定好的地方。 
苗木成所受的伤其实并没深到要命的地步,他自己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不过要是再让血液白白这么流下去,恐怕还是会失血过多而亡的。于是咬着牙吧沾染了血液的西装撕开,裹在纵横在胸前的伤口之外。 
 
1 (时间点为二代开始之前) 
污浊的空气里混杂着浓厚的铁锈味,无声的宣泄着无数的生灵已死亡的事实。荒凉不堪的都市模样,偶尔回响起一些人令人发毛的笑声或惨叫声。 
神作出流坐在这座都市中央摩天大厦的楼顶边缘,微风偶尔吹拂,带来的只有令人汗毛竖起的阴风。漆黑长发随着风舞动,红眸向远处眺望,全身散发着无懈可击的气场。 
远处的巨大荧屏正播放着什么,不用细想也肯定是和那女人有关的。引领全世界的'革命'的,超高校级的绝望---江之岛盾子。 
"无聊的世界。"唇轻起便吐露出口头禅一样的话语,接着便直接解决掉了在自己身后准备偷袭的几人,不,并不是他。 
"啊哈哈,还真是被希望之光所普照的人啊,真是太幸运了呢。不过被我这样连垃圾也不如的臭虫发现一定令你所厌恶了吧?" 
"...无聊。"神座出流在沉默了将近20秒后如此说道。 
虽然自讽说自己连垃圾都不如,但是却干净的很,哪怕是现在,不知穿了多久的衣服上都一尘不染。严重的混沌的狂气纠结在了一团。 
"哎?真是冷淡呢!不过也是呢,不值得和我这样的臭虫说话呢..." 
神座出流移开了视线,不再搭理仍在一旁神经质般自讽的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在发现神座出流的态度后便不再说话,笑着坐在黑发的人的旁边。 
"希望的神座君还真是冷淡呢,我能和身为希望的垫脚石的预备学科的日向君说句话吗?" 
狛枝凪斗说着看似卑微的话语,但是他所关注着的神座出流的眼睛,却再也没有变回熟悉的叶绿色。 
".......我拒绝。" 
当然,他不可能得到,想象中肯定的回答。 
 
 
「tbc」

评论(1)
热度(16)

© The only sky | Powered by LOFTER